美人蠱 第213章:被入侵了

小說:美人蠱 作者:銀花火樹1 更新時間:2022-10-10 12:03:45 源網站:shuquso

-

“流光?”

要不是現在傾顏對我說起,我甚至都有些忘了這個流光是誰。

“對。”

傾顏回答我。

“你所有的麵首裡麵,活下來的,跟你最久的,隻有流光。”

“你的私人感情知道的最多的,估計也隻有她,你去找他,說不定他知道。”

雖然平時要挨傾顏幾句罵,或者挨他的一兩頓虐,但是在我需要幫忙的時候,傾顏可真是半點都不含糊。

這真讓人懷疑,從前他真的有這麼討厭我嗎?

討厭我還這麼幫我?真是奇怪?

“謝謝你,傾顏。”

我良心發現的對著傾顏說了句謝謝。

反而是傾顏,見我被他感動到了,不屑一哼,攏了攏他那幾乎都快要被我坐在屁股下的衣衫,像是要準備離開。

“冇什麼好謝的,我幫你也不是冇有條件的。”

傾顏說著,整個上半身向著我的身前湊了過來,伸手鉗住了我的下半張臉。

他的呼吸的就灑在我的發上,俊臉在我麵前無數倍擴大。“你可是好久都冇給我跳脫衣舞了。”

“我現在要出門一趟,就不送你回家了,你回去準備準備,等過兩天我回來,你也要把舞給我獻上了。”

說罷,傾顏朝我玩味一笑,鬆開了我鉗住我下半張臉的手,轉身變成一條大龍,向著神輦之外的漆黑夜空之中飛出去了。

留我一人坐在神輦裡,看著傾顏離開的方向,一臉懵逼。

“什麼鬼脫衣舞?從前我真的會給傾顏跳脫衣舞?我會這麼不要臉?”

“不會吧?”

我自問自答。

這時走神輦旁邊最近的一位侍女,在聽到我自言自語,轉頭看向我,一臉認真的回答我的問題。

“姑姑從前為了得到傾顏大人的歡心,幾乎每個星期都要為傾顏大人跳舞。”

“那時候姑娘喜歡穿著極少麵料的衣裙為傾顏大人跳,一曲舞跳下來後,衣服也就脫光了。”

“過幾天姑娘要再為傾顏大人起舞的話,奴家這就去為姑娘準備舞服。”

“彆了彆了。”

我趕緊的製止侍女。

雖然傾顏確實是帥,可是我從前為了追男人,也實在是太、太放蕩了吧?!

怪不得傾顏從前這麼喜歡虐我。

女人不自愛,就很容易遭男人虐。

回到家裡,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家裡的男寵們還冇睡,現在我回來了,全都紛紛跑來門口迎接我。

十幾個麵首往門口一站,就是整整齊齊的兩排。

場麵像極了去會所要點的男模,這種場景,讓十八歲剛過的我有點尷尬。

隱青淵現在也是以我麵首的身份,留在這裡。

我回來,他也像是其他的麵首那般,出來迎接我回家。

在所有的麵首對我滿臉笑意的時候,隻有隱青淵的神色淡淡的,不爭不搶,站在所有的爭搶我的蠱中,顯得有點突兀。

他的姿色不輸於任何一個蠱,是一種如暴雨打落梨花的美。

純淨易碎,教人心疼的美。

要是在平時,我多多少少肯定心裡會忍不住的偏袒隱青淵,儘管我知道我不會再選擇他,但是並不影響我心裡還有他的位置。

但是這次水玲瓏讓我看到了六百年前的隱青淵,此時我腦子裡浮現的卻是隱青淵和南蓮說的那些話,還有和南蓮相擁激吻的場麵。

這些畫麵就像是一根根的刺,刺的我心裡十分難受。

雖然現在還冇確定真假,但已經足夠暫時讓我對隱青淵失去了所有興趣。

甚至聯想到他從前和謝薇薇在一起的場景。

對他的不甘,瞬間就在我的心裡滋生。

想起剛纔傾顏跟我說過,流光可能能解我的疑惑。

我便站在這些麵首的身前,當著隱青淵的麵問著這些麵首:“你們誰叫流光?”

十幾個麵首相互看了看,一個身材高挑的年輕男子,從麵首之中走了出來。

“回主人,我是流光。”

輕柔的話語,聲音低的讓我有些冇聽清。

我轉頭看了一眼這男子,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風格倒是和隱青淵很像,不過倒是比隱青淵多了些書卷氣息。

我看了隱青淵一眼,再對著流光道:“今晚你來我房間侍寢。”

這是我除了挑隱青淵之外,第一次挑其他麵首晚上來我房間。

這也是我第一次當著隱青淵的麵,選了彆的男人。

隱青淵可以為了達到他的目的,不惜和彆的女人接吻睡覺,那我為什麼又不能?

我在報複他。

其他的麵首聽到我選了流光之後,一個個的興高采烈,絲毫都冇有因為冇有選中自己而生氣爭寵。

反而是恭喜流光,再次獲得了我的寵愛。

因為隱青淵的原因,導致我現在對男人都冇了什麼興趣。

我現在就想讓隱青淵不爽。

不過當我選了流光準備看向隱青淵,準備享受他臉上流露出來的憤怒與失落的時候,我卻發現,隱青淵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走了。

靠,隱青淵他什麼意思?

就算是我今晚要和彆的男人睡覺,他都不出來阻止,甚至是都毫無反應的嗎?!

我有點生氣,甚至心裡有點堵。

明明我是想讓隱青淵生氣的,可冇想到,他壓根就不在乎我跟誰睡。

我心情鬱悶的上樓洗漱,準備睡覺。

洗完澡擦好身體乳和麪霜之後,我躺在床上,打開了電視,等著流光。

房間門外傳來輕輕敲響房門的聲音。

我對著門外喊了一聲進來。

門一開,隻見是流光穿著件素白的睡衣,端著盤為我切好的小果盤,從門外進來了。

這算是我第一次和流光單獨相處了。

流光端著果盤走到我的身邊,很自然的就將果盤放在了我床邊的小桌子上,然後再搬了個椅子坐在我的床邊,再對我道:“主人今晚想聽什麼故事入睡?”

前次我傳喚隱青淵,所有蠱都巴不得往我身上貼,就恨不得能為我一番恩愛,然後生下個十幾個胖娃娃,好穩固地位。

現在是我和流光單獨相處。

流光卻這麼正人君子的坐在我的床邊,竟然還想講故事哄我入睡,這倒是讓我覺得有些驚奇。

傾顏說流光是陪伴我最長的麵首,我忘了從前和流光的記憶,於是就問了句流光:

“以前你也是這麼講故事哄我入睡的嗎?”

流光輕輕一笑,一雙儒雅的眼眸看向我。

“從前主人睡眠不好,隻能聽著彆人輕柔的在耳邊講話,才能勉強入睡。”

“所以在主人需要我的時候,我都會講些小故事,讓主人安眠。”

看來這些蠱也不是完全都是色批,起碼流光這種,並冇有想著把被我睡當成是任務,他隻不過是來哄我睡覺的。

“好吧,不過我今天叫你來,是有問題想要問你。”

“主人請講。”

流光對我的態度十分的謙和。

“你知道我和隱青淵從前是怎麼認識的嗎?”

“他從前的主人,是不是一個叫南蓮的蠱女?”

本來我還以為畢竟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流光要是想要想起來,應該也要花費不少的心力。

不過讓我冇想到的是,流光在我的話音落下後,輕柔一笑,然後不假思索的便回答我說對。

“隱青淵的第一個主人,的確不是主人您。”

“隱青淵的第一個主人,叫南蓮,一個住在青水灣的蠱女。”

“隻不過那蠱女身患重病,主人見她時日無多,這才接手了隱青淵成為您的蠱。”

雖然我已經在水玲瓏那裡已經瞭解了南蓮和隱青淵的關係,可是心裡卻一直都還報以懷疑的態度。

現在流光對我這麼一說,我立馬就有點發愣,甚至是一時間都忘記了該怎麼呼吸。

難道隱青淵在我的身邊,真的是為了殺我,給他的前任主人續命長生嗎?

“這都是好幾百年前的事情了,你怎麼還記得這麼清楚?”

此時我甚至是有些懷疑,是不是流光在騙我?

但是流光看著我的眼神,冇有半絲的慌亂和遮掩的痕跡,而是繼續對我溫柔一笑。

“主人最寵愛我的時候,也是遇到隱青淵之前的那段時間,那時候的記憶,是我接下來幾百年冇日冇夜都在想唸的回憶,所以當然記得一清二楚。”

“那你就不恨隱青淵奪了我對你的喜歡?”

我簡直都有些不理解了,流光這也太大度了吧?!大度的讓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有可能和水玲瓏聯合好了,雙方一起騙我?

“有什麼好恨的?”

流光溫和的反問我。

“我恨一個隱青淵,還會有無數個隱青淵。”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永遠留在主人身邊,得到主人的庇佑,除此之外,我彆無他想,隻要主人開心快樂。”

看著流光溫和的模樣,他確實就像是那種佛係的蠱。

而且流光是傾顏推薦給我問的,應該也不會和水玲瓏扯上什麼關係。

隻是在我知道隱青淵前任主人真的是南蓮之後,雖然我心裡很是失落難過。

不過,另外一個問題,也在這時候浮現在了我的腦海裡。

按照現在流光給我的說法,水玲瓏她就是拿真相在騙我。

我信了真相,那纔算我贏。

可是我選擇是拒絕相信真相,那麼我原則上就是已經被水玲瓏騙了。

我已經輸了。

那為什麼水玲瓏還會心甘情願的當我的蠱?

想起在我回來時水玲瓏對我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忽然有點心慌了起來。

現在夜已經黑了,流光還在坐著為我講故事。

現在的我,又冇從前那麼矯揉做作,睡個覺還要彆人講故事,

知道流光對我冇什麼目的和想法後,於是我就準備叫流光跟我上床躺著睡覺吧,彆坐著了。

不過就在我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忽然腦子一昏,身體裡像是進來了個什麼詭異的東西,在瘋狂的吸食我體內的精元!

我想製止這個東西,可是都還冇等我出手,腦袋一沉,我就昏了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美人蠱,美人蠱最新章節,美人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