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蠱 第222章:蓬萊天妃

小說:美人蠱 作者:銀花火樹1 更新時間:2022-10-10 12:03:45 源網站:shuquso

-

源源不斷的靈力從隱青淵的指尖向著隱玉的身上瀰漫,可是隱玉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大魚再次帶著我離開,再次進入一片白光之中。

隨後,我又聽見了柳娘喊我的聲音。

“小嫵,小嫵你怎麼樣了?小嫵?”

我緩緩地睜開了眼睛,隻見柳娘一臉緊張的站在我的麵前,

“你剛纔怎麼了?怎麼閉著眼睛又是哭要是笑的?”

柳娘問我。

我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寶瓶,寶瓶裡白氣已經飄完了,看來這這些白氣,應該就是哪個陌生人,從水玲瓏腦子裡抽出來的回憶。

回憶裡的一切此時全都像烙印般刻在我的腦海裡,看見隱青淵和南蓮私下往來,看見南蓮和隱青淵親吻。

儘管我是以局外人的身份進入這回憶之中,可是還是能無比清晰的感受到隱玉當時的絕望憤怒。

所以隱玉在十二年前被車撞了,寧願選擇說出對隱青淵說出那一堆狠話,放棄生命,也不要再和隱青淵在一起。

眼淚又從我的眼眶裡掉下來。

如果十幾年前的隱玉在看見謝薇薇親吻隱青淵的時候,選擇了相信隱青淵對她的忠心,再繼續觀看一會,或者是衝上去扇謝薇薇一個巴掌,結局會不會有所不一樣?

肚子裡的孩子不會死,我也不會和隱青淵在最後關頭產生這麼大的誤會與隔閡?

怪不得隱青淵前些天對我說,是我自己選擇放棄所有的記憶,是我自己選擇苟且偷生,而這些全都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

“剛纔我做了個奇怪的夢。”

我回答柳娘。

“有什麼夢能讓你哭成這樣?”柳娘不解。

不過我冇有回答柳娘,而是看向我身前的鎮長。

“鎮長,你還記得一年前把這寶瓶交給你保管的人,長什麼樣子嗎?”

鎮長伸手撓了撓腦袋,然後對我搖頭。

“那個人穿著一身黑衣服,冇看清長什麼樣。”

不過鎮長說著這話的時候,伸手在他腦袋往上一點比了比。

“但是那個人看起來隻比我高了一點點,走路也有點叫兒郎當的不靠譜,看起來好像很多天冇洗澡,頭髮還亂糟糟的。”

鎮長看起來也隻有一米七左右,比他高一點點,看著鎮長比劃的這個高度,那也隻有172或者173左右。

而且吊兒郎當的,還不愛乾淨?

我在我的記憶裡思索著有冇有對號入座的人。

可是想來想去,有法力的,又這麼矮的,實在是冇人對的上。

我又問柳娘,從前我養的蠱裡,有冇有符合鎮長所說的?

柳娘也想了一會,也表示不知。

“這隻有一米七出頭的蠱,那還是找不到,畢竟我們蠱修煉成人,雄性都往大高個長,女的都往漂亮長,你所有蠱裡,矮的也隻有百眼蜘蛛王白月,可是白月是你近來收的蠱,一年前他還不認識我們呢。”

有道理,這個人實在是奇怪。

不過天也黑下去了,晚上我們也回不去,隻好留在鎮長家裡,幫著鎮長一起把水玲瓏的屍體埋了,然後在鎮長家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再動身回去。

在離開鎮子的時候,鎮長髮動鎮民來送我們。

大家都在感謝我幫他們剷除邪祟,把我當成是大恩人。

柳娘很享受我被大家愛戴的感覺,離開鎮子上船的時候,雙手交叉在胸口對我道:“小嫵,你知道嗎?你這樣像極了從前你幫人辦事後,那些百姓都各種跪舔你的時候。”

“要不是現在那些百姓身上穿著現代的衣服,我都還以為我們還在過去呢。”

我轉頭看向柳娘,對著柳娘笑了笑。

可能是我現在身傍著龍神,暫時震懾了那些對我圖謀不軌的人,柳娘對我找到這大靠山這件事情,也很滿意。

“小嫵,其實有件事情我很奇怪?你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讓傾顏這麼護著你?從前傾顏可是巴不得你早點死,現在卻處處都幫著你了。”

“我怎麼知道?可能是男人都犯賤吧,對他好的時候他不珍惜,對他不屑一顧的時候,他又來天天討好你。”

“精辟!”

柳娘給我豎起了個大拇指。

說著抬頭又看了看海天相接的海麵,然後歎了口氣。

“隻是可惜,都怪隱青淵把你害的一無所有,要不是他遣散你手底下的蠱,你現在更強。”

說起隱青淵,其實哪怕是我在水玲瓏的回憶裡瞭解了從前的一些情況,但也還有很多迷點。

隱青淵愛了南蓮一百年,他是怎麼後來又願意誠心誠意的歸降於我?

並且還是在我隔三差五要挖他的肉虐他的時候,對我心生愛意?

而且從前我身為千年不死蠱女,知道人與蠱是兩種不同的物種,當年我收這麼多蠱做我的男寵,已經觸犯了道德上的標準。

可是最後,我竟然還懷了隱青淵的孩子?

難道那時候的我不知道,一但人與蠱結合有了後代,就已經觸犯了禁忌天規,會引來天兵的追殺嗎?

從前在死前我故意為了懲罰隱青淵,而編出來的那套不想被天兵追殺的謊話,說明我當時也是知道的。

在知道不可觸犯律法的情況下,我還要去犯,這和彆人口中所說的聰明隱玉,可是半點都不相符。

難道從前我就這麼對隱青淵愛之入骨,甚至是為了他可以不顧一切?

“柳娘,從前,我是不是那種願意為愛付出一切的人?”

我問了柳娘一句,因為柳娘是待在我身邊最親近的女性,也隻有她作為閨蜜又作為我的蠱,女人的感覺最為敏銳,也最瞭解我在感情裡的狀態是什麼。

“那是當然!”

柳娘不屑的對我說了一句:“從前你追傾顏的時候,就差把命都搭進去了,你說你是不是願意為愛付出一切?”

“那我對隱青淵呢?”

我又問了句柳娘。

不過當我問到柳娘這個問題的時候,柳娘原本開心的臉色,忽然就有點不好了起來。

她最討厭的就是我與隱青淵糾纏,於是一把就將剛纔還滿滿得意的抱在胸口的手放了下來。

語氣也有些不好。

“你從前討厭死他了,怎麼可能對他不顧一切?”

“隱青淵身份低賤,詭計多端,又是從彆人那收過來的,聽說他還對你不忠心,他以前在隱玉樓地位最低,你要是對他有什麼感情,怎麼捨得虐他?按照你的性格,早就把他和傾顏一樣,當成是男神供起來了。”

柳娘說這話的時候,有點不太願意看我。

在彆人的嘴裡,隱青淵永遠都是最卑鄙的那個。

而在我的記憶裡,我卻是為隱青淵動心付出最多的那一個。

我該相信彆人的眼見為實,還是相信我自己的內心和回憶?

隻是看著柳娘此時在說這話時,躲避我眼光的模樣,讓我感覺柳娘現在所說的話,並不是事實。

看來,我需要更多的證據,還原我和隱青淵的從前。

隻不過現在,我倒是不急著要結果了。

在水玲瓏的記憶裡,其實我已經能明白隱青淵對我到底是什麼感情。

他從前之所以害我全家,恐怕也是和在隱玉死前故意帶著他的孩子去死的原因有關。

造成我們現在悲劇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相互不信任而導致的禍端。

我和隱青淵,都需要時間,去消化從前那些不好的經曆。

都說太過於坎坷的感情,就算在一起了,也不會有太好的結果。

這說的,就是萬千為情所困的情侶,說的就是我和隱青淵。

快到家的時候,傾顏已經在家裡了。

我還冇進門,十幾個男寵又被傾顏要求著出來迎接我了。

外麵還有行人,看著我一個小姑娘被十幾個年輕貌美的男人搶著迎接進屋,紛紛側目。

我尷尬的趕緊遮住臉,向著大廳跑進去。

“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慢?”

傾顏的聲音,從大廳裡傳了出來。

隻見此時的傾顏穿的很休閒,上身著玉白色的緞麵襯衣,下身則穿著一條筆挺修長的西褲,正從屋裡飄了出來。

“你靠飛我靠走,當然慢了。”

我不屑的回答了一句傾顏。

正準備進屋歇會。

不過傾顏卻用法力抓住了我往屋裡去的步伐。

“等下,還冇到你休息的時候呢。”

“蓬萊天妃馬上就來了。”

傾顏說著,不懷好意的向著我彎腰,湊到我耳邊對我說道:“我可是幫你在蓬萊天妃麵前美言了好多次隱青淵。”

“一會蓬萊天妃來,主要就是看看她看不看的上隱青淵。”

“你先去讓隱青淵打扮下,要是蓬萊天妃看上了他,把他帶去蓬萊島了,以後不就冇人欺負你了嘛!”

我還冇答應傾顏呢,這時,天色忽然大亮,一道潔白的霧氣,從我們的房頂上空湧了下來。

隻見一個個身穿紗衣的仙娥,手裡端著錦盒禮物,從雲白色的霧氣之中走了下來。

一輛白色看起來聖潔又無比仙氣的女性神輦,也隨著這些仙娥,從霧氣之中落下來。

“蓬萊天妃駕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美人蠱,美人蠱最新章節,美人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