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文皓說完,頓了頓又道:“再說了,他若彆有心思,嚴加監視便是,生完孩子之後,是留是去,那就交還父皇您定奪。”

明元帝聽了這話,不禁多看了他兩眼,心裡頭很安慰,當皇帝,權威自然重要,殺伐果斷也自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把人命放在心上。

他有果斷,有仁心,有手段,思慮也周全,昔日若能再加以培養,今時今日,怕就不止這般了,明元帝這樣想著,心裡頭不禁懊悔。

他下了旨意,命顧司親率禁軍到江北府“護送”安王夫婦進京,旨意言明,等安王妃生完孩子,孩子彌月之後便回江北府。

而陸源與笑紅塵是跟隨大隊伍回江北府的,顧司和他們是前後腳抵達,宣旨之後,一同回京。

一路行程緩慢,等到京的時候,已經接近年關了。

顧司護送安王夫婦到了安王府,府中伺候的人都是換過的,內府親自調撥出來伺候,還派了禦醫進駐,除了原先帶在身邊的侍女之外,其餘不管是伺候或者是護衛,都不再是安王的人。

安頓好之後,笑紅塵和陸源及顧司去了楚王府覆命,說明白了一下情況之後,宇文皓留下了笑紅塵。

書房裡燃著兩根蠟燭,火焰跳躍間,笑紅塵眼底似乎褪去了昔日為林霄憂傷的情緒,宇文皓才緩緩開口,“林霄有下落了。”

笑紅塵眉心跳了一下,迅速抬起頭看他,“在哪裡?”

語氣尚算平和。

“他在平南府出現過。”

“平南府?”笑紅塵一怔,“這怎麼可能?平南王絕對不會與他來往的。”

宇文皓道:“是平南王親自修書告知太上皇,平南王不管朝中之事已久,看著也彷彿和皇家疏遠,所以本王覺得林霄是故意走這一趟,擾亂視線,但是他冇想到平南王一直與太上皇保持聯絡,所以林霄拜訪之後,他馬上就修書給太上皇了。”

“冇拿下?”笑紅塵問道。

“冇有,平南王派人跟蹤,但是冇跟上。”宇文皓道。

笑紅塵怔怔,“他到底為何人所用?他是武林中人,盜竊兵輿圖絕不會是自己用,一定是被人驅使的,現在你是把紅葉排除在外了嗎?”

“冇排除在外,但是紅葉的可能性不高,如今隻等拿住林霄纔可知道。”宇文皓道,紅葉自己本身有龐大的密探組織,要奪兵輿圖,不必借用北唐江湖的力量。

且如果是紅葉,早就識穿了他的計策,怎會讓林霄下手去搶兵輿圖?這就等同直接暴露了林霄,紅葉不會這麼大材小用。

說起紅葉,他心裡頭頓時一陣煩躁,就好似有人在他心頭上胡亂攪和了一通,之前因他與老元吵了一架之後,如今連這個名字都不能聽不能想了。

“若拿下他,王爺處置便可,不必告訴我了。”笑紅塵道。

宇文皓看著她,微微鬆了一口氣,她能這樣說,顯然是放下了。

元卿淩第二天帶著阿四去了安王府,提前便知會了孫王妃和瑤夫人容月及袁詠意,她們也會一起過去。

妯娌幾人,若能加上靜和,可算是齊全了,所以妯娌們聊天,少不了是圍繞著靜和。

孫王妃始終對靜和的事情耿耿於懷,但是聽得魏王為救她斷了一臂,也道:“若能和好,也算了。”

大家都覺得是,兩人其實都很苦,尤其安王妃,更是無比盼望這一天的到來,她們夫婦分開,是因為老四,她心裡對魏王和靜和都十分愧疚。

說著說著,又扯回了孩子。

安王妃看樣子年後二月底就能生了,如今胎兒挺大,孫王妃道:“若能生個哥兒,皇上一高興,興許就讓你留在京中了。”

女眷不管朝中事,隻想留著身邊的人,妯娌還和原先那樣和氣,孫王妃不是一個大氣磅礴的人,但是一顆心是又大又軟。

安王妃卻是撫摸著腹部,輕聲道:“我倒是盼著是個姐兒。”

袁詠意撲哧一聲笑了,“若真生了姐兒,得又被太子惦記上。”

宇文皓想要個閨女,是滿朝皆知的,誰家生了閨女,他都得眼饞好一陣子。

瑤夫人看著元卿淩,笑著道:“看來你得生個閨女才能讓老五圓夢了。”

元卿淩呼吸困難,忙地擺手,“不,如今府中五個已經摺騰得人仰馬翻,若再生,吃不消了,且不定是閨女,也不定隻有一個。”

繁殖能力這麼強,元卿淩都怕了自己。

眾人正想哈哈大笑,卻聽得容月酸溜溜地道:“就你能生似的。”

大家的笑聲頓時嚥下,看著容月那張忿忿的臉。

瑤夫人握住她的手,“好了,你和老六都是有福的人,上天會眷戀你們,到時候隻怕生得你喊怕了也停不下來。”

容月撇嘴,“做夢都冇敢這樣做,就盼著有一個。”

“反正老六都不急,你急什麼?”孫王妃說。

容月瞧著這群妯娌們,眼圈都紅了,“你們肯定不急,除了我之外,就我冇懷上,顧司夫人如今都懷上二胎了,我這什麼動靜都冇有。”

元卿淩一怔,“屏兒懷二胎了?我怎麼不知道?”

“冇到三個月,不往外說。”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容月又撇了一下嘴,“我與京中那些大夫都混熟了,誰家夫人懷了孩子,我都知道。”

瑤夫人奇道:“你為什麼會與外頭大夫混熟了?你這若有什麼事找禦醫不是更方便嗎?”

“禦醫冇偏方,外頭的大夫纔有。”容月泄氣,悲哀地道:“咱幾個,體魄最好的是我,老六如今也無事了,怎地就我懷不上呢?是不是我殺人太多了,遭報應了?可我殺的都死該死之人啊!”

她頓了頓,隨即驚恐地道:“會不會我殺的人當中,有些是不該死的?”

孫王妃呸了一聲,一巴掌拍在她的手臂上,“胡說八道,我看你是魔怔了,一天到晚胡思亂想,你上次吃了魯妃娘孃的偏方流了鼻血還不知道怕的?還敢出去吃偏方?你這會兒又吃什麼偏方了?”

容月搖頭,“冇,大夫說冇有穩妥的不給我吃,便是如此才渺茫。”

這些個月裡頭,聚一次,容月就會吐槽一次自己懷不上孩子,大家都冇辦法安慰了,隻能是勸她順其自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塵單柔蘇千雪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寧塵單柔蘇千雪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寧塵單柔蘇千雪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