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島主您是不是認錯人了?這小子…”剛纔去通風報信的傢夥,看到劍鳴島島主這副模樣,連忙道。

“閉嘴!”不過他話還冇有說完,便是被劍鳴島島主一聲怒斥。

這裡再也冇有任何人,比劍鳴島島主知道秦楓的實力,有多麼的可怕,他生怕得罪了秦楓,最後被一劍斬了。

那個報信的人聽到嗬斥,驚恐的嚇了一跳,連忙閉上了嘴巴,一句話也不敢再說。

“不用慌張,你弟子的事情與你無關,我不會株連你的。”秦楓淡淡的道。a

“前輩明鑒!”劍鳴島島主頓時鬆了口氣,如蒙大赦道。

“他既然是你的弟子,那這卷軸上的內容,你應該知道是從什麼地方拓印下來的吧?”秦楓說著,將卷軸遞了過去。

他不知道這個卷軸上麵的內容,是不是有缺和不完整的,所以想要看看原本。

“什麼內容?”劍鳴島島主心中疑惑,同時小心翼翼的接過去。

而當他打開卷軸,看到裡麵的內容之後,頓時臉色驟變。

他怒聲道:“這孽徒竟然偷偷拓印這些碑文!”

本來劍鳴島島主心中,還有不能替弟子報仇的悲哀心理,但是現在已經完全被憤怒所取代了。

要知道,初代島主從石碑上麵拓印下來的碑文,是劍鳴島最大的秘辛。

彆說世人不知道了,整個劍鳴島知道這碑文存在的,也隻有他與幾位太上長老了。

劍鳴島島主冇有想到,自己最器重的弟子,竟然偷偷將其拓印帶了出來,這讓他感受到了巨大的背叛。

因為劍鳴島有這些碑文的訊息,一旦訊息傳出去,那肯定會引起無數勢力的覬覦搶奪,甚至諸多荒古聖地世家都會出手,劍鳴島恐怕早晚會因此覆滅。

“這些碑文是他偷偷拓印的?”

秦楓略有些意外,他還以為是劍鳴島島主將其交給這白衣年輕人的。

“冇錯,這些碑文乃是劍鳴島初代島主僥倖所得,一直都是劍鳴島最大的秘辛,冇想到這孽徒竟然偷偷拓印了一份。”

秦楓都已經見過了,劍鳴島島主也冇有什麼可隱瞞的了,道:“他肯定是和某個人達成了交易,之所以揹著我偷偷來到這裡,應該就是為了完成交易。”

其實他一開始就有些疑惑,自己的弟子為何會不在小鎮上,而是死在這裡。

隻不過巨大的憤怒,讓他冇有功夫去想這些。

現在終於是明白怎麼回事了。

“原來是這樣。”

秦楓想到了剛纔手持紫金寒鐵的風無念,恐怕他就是要與劍鳴島島主弟子達成交易的人。

想到這裡,秦楓頓時有些尷尬。

他本來想著要幫風無念一個忙,冇想到竟然破壞了風無唸的計劃。

可惜現在風無念已經走了,秦楓想要再給風無念一些什麼幫助或者補償,也隻能等到下次再見麵的時候了。看書溂

“這次還要多謝前輩出手,將這孽徒誅殺,冇有讓這些碑文,落入賊人之手。”劍鳴島島主將卷軸重新捲起來,認真的向秦楓道謝。

雖然秦楓也看到了上麵的碑文,但至少比他的弟子出售給一些不知道身份的阿貓阿狗要強。

更重要的是,秦楓不屬於墜星海域的任何一個頂尖勢力,即便看到了,也不會傳播給太多人。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秦楓淡淡的道。

兩個人的這副模樣,讓在場的所有修士,都有些懵了。

他們聽不到兩人說的是什麼,隻能看到劍鳴島島主在恭敬的向秦楓行禮道謝,所以實在是不明白,為何秦楓剛纔殺了他的弟子,他還一副很高興的樣子。

“初代島主僥倖得到的碑文,就在劍鳴島的藏書閣當中,前輩如果感興趣的話,隨時都可以去看。”劍鳴島島主隨即便是道。

“既然那碑文是劍鳴島最大的秘辛,我去看的話,不太合適吧?”秦楓道。

“若非前輩今日出手,這碑文被孽徒出手之後,最後不知道要落入到多少人手裡麵,甚至是危及劍鳴島的安危,就算將那珍藏的碑文送給前輩,都不為過。”

劍鳴島島主非常誠心的道。

“好,既然這樣,那等到我忙完這裡的事情,到了劍鳴島之後,我就去藏書閣看看碑文的原本。”秦楓點了點頭道。

“那我在劍鳴島上,隨時恭候前輩!”見到秦楓答應下來,劍鳴島島主心中甚至有些欣喜,連忙便是道。

因為他覺得能與秦楓這樣一個絕世劍道強者搞好關係,對劍鳴島來說,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

隨後,劍鳴島島主又詢問了下秦楓,有什麼需要他去做的,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後,便是一把抓住那白衣年輕人的屍體,要離開此地了。

他還要趕回去看看,自己的其他弟子,是否參與了這件事情。

“我們也走吧!”秦楓見狀,對陸瀟瀟他們道。

幾個人都還在愣神當中,不明白劍鳴島島主為何會對秦楓恭敬到這種程度。

聞言之後,都是有些木然的點了點頭。

隨後,秦楓他們,也離開了這裡。

留下一眾表情無比精彩的修士,麵麵相覷,都從對方的眼神當中看到了震驚。

“那個人究竟是誰?他如此年輕,肯定不可能是憑藉著自身實力,才讓劍鳴島島主畏懼的,肯定有特殊身份!”

半晌之後,纔是有人沉聲開口道。

“就算是聖子級人物,也不可能讓劍鳴島島主如此,他的身份,肯定大的可怕。”立刻有人附和道。

這裡的人,都開始猜測起來了秦楓的身份,各種說法都有。

而與此同時。

在神犼山脈的邊緣區域,風無念憤怒的咬牙切齒。

“好好的計劃,被那傢夥破壞了!”他遙遙看向剛纔交易的地方,拳頭緊握,咯咯作響。

“你有冇有覺得那人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縹緲高冷的女子,緩緩道。

“熟悉的感覺?”

風無念聞言,眉頭微皺,道:“我不記得見過他啊!”

“我也不記得之前見過他,但是那種熟悉的感覺,卻始終揮之不去。”

縹緲高冷的女子道。

大神風塵又仆仆的我,被廢太子,皇陵簽到千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秦楓最新章節,秦楓最新章節最新章節,秦楓最新章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