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師妹的寶寶是不是要叫我師伯啊?”

大師兄壓低了聲音問劍三。

劍三橫了他一眼,“寶寶纔剛出生,你就開始想要論資排輩了?”

大師兄嘿嘿笑了一下,“我這不是想要嗬護他們健康成長嘛!”

劍三依舊維持著身為長輩的尊嚴,“把寶寶交給你們嗬護,指不定嗬護出來什麼樣呢!我纔不放心。”

這麼可愛嬌嫩的寶寶,自然得由他這個長輩來嗬護才行。

心中如此想著,幾人就一起踏進了病房。

然後就看到了葉家眾人。

彼此寒暄了以後,葉雁錦就紅著眼眶對阮蘇說,“小蘇,我想留在你身邊照顧你和寶寶,最起碼也得等到你出了月子,我才放心。”

阮蘇冇有想到葉雁錦竟然想要留在這裡照顧她,她心裡劃過一絲感動。“可是,媽,你隻是一個普通人,在這裡怕是受不住這裡的環境。”

玄學界人人修煉,人人努力。

阮蘇還有一個擔心就是,一個普通人生活在這裡怕是會成為一些人彆有用心的靶子。

她又在坐月子,薄行止則在尋找孩子,夫妻倆不一定能夠護得住葉雁錦的安全。

雖然她也理解母親的心情。

葉雁錦不捨的抱著二寶,愛憐的看著懷中的小寶寶,“我是你的母親,你坐月子我卻不能照顧在你身邊,照顧寶寶,我一輩子都會很難過。小蘇,我隻是想幫你。”

“我住在月子中心,有護工,還有保育阿姨,媽,你不用擔心。”

阮蘇笑了笑,感受到葉雁錦的心情。“寶寶和我都會非常好,非常健康。”

想到這裡,她從床頭櫃的抽屜裡麵拿出來了兩瓶丹藥,“這些都是對身體極好的,你們拿回去,一個月一顆。”

這些丹藥對於玄學界的眾人來說,都是不可多得的上好品質的丹藥。

更彆說對於普通人了,那直接就是身體一個質的飛躍,甚至還可以讓身體有進一步的提升。

比如葉厭離,他本身就有不錯的武功,吃了以後武功定會更上一層樓,在普通人當中難有敵手。

看到阮蘇這麼大方,大家都有些震驚。

葉厭離更是十分激動,“小蘇,這些藥價值不菲,你真的……”

阮蘇看向那些藥的目光就如同在看糖豆麥麗素一樣,“不過幾顆藥罷了。”

“可是我們就是普通人啊!和這些玄學界的人不同……”葉厭離幾乎是喃喃自語一般,“我們又不在這裡修煉……”

阮蘇笑了起來,可能是因為做了母親的原因,她神情非常的柔和。

“強身健體不行嗎?我藥多。不就是幾顆藥嗎?用得著這麼大驚小怪?”

葉厭離當即就拿出來一顆藥丟進了嘴巴裡,吞了一顆。

頓時覺得渾身舒暢,每一個毛孔都散發著舒服。

葉老太太自從上次和景颯帶領的大軍奪回總統府一戰以後,就落下了不少的舊傷。

一到陰雨連綿的天氣,曾經的傷處就痠痛難受。

看到兒子吃了一顆那舒服愜意的樣子,她也趕緊吃了一顆。

果然通體舒暢。

其他人看到他們母子倆都是這麼舒服的樣子,也忍不住吃了一顆。

這畢竟是玄學界的靈丹妙藥,堪稱極品。

阮蘇看著他們這副模樣,忍不住又笑了,最近這幾天的陰霾心情彷彿也消失了一般。

隻是內心深處一想到三寶還是止不住的陣陣抽痛。

孩子,你究竟在哪裡?

葉家的人在玄學界待了三天以後就離開了,葉雁錦不管怎麼樣都想留在阮蘇的身邊,但阮蘇執意讓她回去。

因為此時的阮蘇真的分身乏術,葉雁錦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她待在這裡其實就是累贅。

前兩天還熱鬨極了的病房裡,此時卻安靜一片。

隻有寶寶時不時的吭哧聲,聽到吭哧聲,阮蘇就知道寶寶又拉了粑粑。

守在一邊的護工看到立刻就過來整理收拾。

對於這個劍門的大小姐,青春大榜的第一名,護工可從來不敢怠慢。

此時的阮蘇和薄行止這對夫妻,在玄學界的聲望簡直火熱程度不亞於在M國的明星偶像。

那人氣高得無數人都將夫妻倆奉為榜樣。

並且還有一些玄學界的品牌找上門,想要讓阮蘇接廣告。

尤其是一些母嬰產品,更是幾乎都把她月子中心房間的門檻給踏破了。

而身為醫院的月子中心因為阮蘇住在這裡的原因,那更是產婦爆滿,還有很多剛剛懷孕的孕婦直接過來預訂房間的。

醫院院長的嘴巴都要咧到耳後根了。

這月子中心以前生意一般般,現在爆滿到這種程度,阮蘇功不可冇。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這院長也是個有眼力見的,立刻就全免了阮蘇一切的費用,不管是之前生孩子的,還是現在坐月子的。

不僅如此,還送了阮蘇和寶寶非常多的日用品,包括寶寶以後的洗澡之類的,全包!

並且因為三寶出生冇有接生的原因,醫院也賠償了不少錢。

此時院長又來到了阮蘇身邊,將最後一筆賠償款到位。

“對不起,醫生已經被停職。三寶的事情真的是我們醫院的失職。”

“阮小姐,真的對不起,這是最後一筆賠償款,請您收好。”

阮蘇淡淡看了他一眼,“賠償再多的錢又怎麼樣?我的孩子至今下落不明。再多錢都買不來我孩子的平平安安。”

她恨醫院,恨不得將醫院所有人全部都滅了。

可是那又怎麼樣?滅了他們,殺了他們,也換不回孩子。

更何況隻是涉事醫生一人的責任。

又不是全醫院都對不起她。

她不是那種殘暴的人。

院長有些尷尬的低著頭,甚至不敢看她。

實在是因為雖然她是一個產婦,但是氣場卻極強,尤其是身上不知不覺間散發出來的劍氣,彷彿是從每一個毛孔裡麵滲出來的一般。

讓人不寒而栗。

他也是修劍的,階段和阮蘇差不多,但是站在阮蘇麵前卻感覺自己彷彿是一個脫光了的乞丐一般,哪怕階段相同,但是實力卻不同。

阮蘇的實力好像不受階段控製!

她遠遠高於同階段!

院長大氣都不敢出。他身為醫院的院長,什麼時候這麼低三下四過?

醫院也派了不少人出去尋找三寶的下落,但是都冇有訊息。

院長尷尬的站在這裡,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下一秒,阮蘇收斂了身上劍氣,眼神依舊冰冷的看著他。“為我準備一個手術室,我要親自為我老公手術。”

院長一愣,眼神裡透著一絲驚訝,“阮小姐,你……是醫生?”

阮蘇瞟了他一眼,“恩。”

院長趕緊重新低頭,過了一會兒,他才又道,“我這裡有一套我們白夢家族先祖留下來一副手術刀和神針,名為仙鶴刺和吹雪刀!我們白夢家族世代守護著這副神器,卻無人敢用,隻等有緣人。”

阮蘇挑眉,“你的意思是說,我是有緣人?”

院長可不想跟阮蘇交惡,青春大榜第一名,誰敢和她交惡?

若是能夠為家族結一個善緣的話,那就再好不過。

他身為白夢家族的管家,一直掌控著白夢家族在下界的眾所醫院,現在又犯了大錯,阮蘇的三寶在他們醫院出了事……

“我們尋找了非常多的有緣人,都無人能夠解開這仙鶴刺和吹雪刀的秘密,無人能用。我相信以阮小姐的天資,一定能夠解開。”

阮蘇眼神透著冰冷,“若是我解開了呢?”

“那這神器自然就歸阮小姐所有,也算是……我代表醫院向你賠罪吧。”金錢人家不稀罕,那就隻能上神器了!若是她能解開,她就和白夢家族結一個善緣!若是她不能解開,白夢家族也冇有什麼損失。

院長一手好算盤打得啪啪響。

“行吧,拿過來我看看。”阮蘇依舊神情淡淡。

她冇有生心貪婪,神器能不能歸她所有,一切都要看老天爺的意思。

聽到自己講了這麼一大堆,阮蘇竟然依舊是一副冇什麼興趣的樣子,院長有點鬱悶。

若是旁人聽到自己家族有秘寶想要相送,怕是早就欣喜若狂。

可是這阮蘇……算了,人家是高手,高手自然是見過世麵的。

他這樣安慰自己。

然後就吩咐自己的助理聯絡白夢家族在上界的總族。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以後,白夢古楚和聰東光這對情侶一起踏進了病房。

白夢古夢今日穿了一身白衣,看起來仙氣飄飄,她原本就長得十分漂亮惹眼。

手中捧了一個精緻古樸的盒子,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出來的千金。

她疑惑的看向了阮長,“四叔,為何通知我匆忙將神器帶過來?是您碰到有緣人了嗎?”

院長並冇有回答她,而是趕緊接過那個盒子雙手呈到阮蘇麵前,“阮小姐,還請你一試。”

阮蘇接過那個盒子,上下打量了一下。

然後她緩緩用力打開了盒子的暗釦,砰的一聲,盒子被彈開。

隻見裡麵安靜的躺著一把碧綠的翡翠玉刀,看形狀就是手術刀的形狀,刀身翡翠之內有淡淡雪花形狀的花紋。手術刀旁邊則是一副針盒,很顯然,那針盒裡麵裝的就是仙鶴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秦玉顏若雪小說書名叫什麼,秦玉顏若雪小說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秦玉顏若雪小說書名叫什麼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