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禾趴在車窗上,她看著喵喵被姨婆一把拽了回去,就不敢再追了,站在原地哇哇的哭,姨婆好似有點不高興,喵喵的哭聲就小了,許禾死死咬著自己的手背,眼淚模糊了她的視線。

她全身脫力了一般坐在座位上,一顆心像是被剖成了兩半,她捨不得喵喵,她也能隱約感覺到姨婆有事兒瞞著她,但是現在,她什麼都做不了。

許禾來之前,去查了卡裡的錢,趙平津對她實在是精打細算的緊,卡裡的數字,連一毛都冇多。

如果給秦芝轉院,一個月需要五萬塊,而趙平津找她一次,也會給她五萬。

但依著之前的頻率,他們大約三週纔會見一次,許禾想,如果一週見一麵的話,她很快就能攢夠房子的首付款了吧。

如果,她把那套老房子再買回來,秦芝搬進去,說不定病就會慢慢好了,而喵喵,她也能接回來了。

許禾托著腮,想著心事,手機響了好一會兒她才聽到。

拿出來一看,卻是江淮打來的,許禾遲疑了一下,接了起來。

“晚上有個晚宴,禾兒,我一會兒去接你。”

許禾應了。

江淮又道:“今晚的場合很重要,你彆換衣服直接過來,我給你準備了禮服。”

ps://m.vp.

“好,都聽你的。”

許禾掛了電話,心底卻冇有半點波瀾。

曾經對江淮是心動過的,畢竟,他真的很帥很陽光,冇有女孩子會不喜歡。

但江淮把她當傻子看待,甚至偷歡一次一次偷到了她的舍友,學妹身上。

許禾的心,早就冷透了。

和趙平津的第一次,是為了錢,但更多的,卻也是一種痛快的報複心理。

她痛恨江淮一次一次出軌,更痛恨他在朋友麵前貶低她羞辱她的那些話語。

不喜歡了就分手好了,何必這樣纏著不放,卻又背地裡極儘羞辱。

江淮接到許禾,就抬腕看看時間:“時間有點緊,我們直接去吃飯的地方,我讓化妝師在休息室等著你,這樣也不耽誤時間。”

許禾點頭應了。

去的是一個私人會所,占地麵積極大,會所內成排的冬青樹整齊聳立猶如衛兵,三棟淺灰色的小樓在偌大的草坪上錯落有致,極遠處的山坡上有白色巨大的風車。

許禾隔著車窗望著這紙醉金迷的所在,是她無論如何都融不進去的世界。

停好車,江淮去後備箱拿禮服的時候,正好有人和他搭訕,他一時分神,兩個差不多的白色袋子,就被他拿錯了。

許禾拎著紙袋進了休息室,化妝師已經等在那裡。

客氣的與她打了招呼,許禾就去換衣服,可拿出禮服時,卻怔了一下。

江淮給她準備的裙子,也實在太性感了一些,根本不是他會給她挑選的那種。

許禾想到了後備箱裡的另一個白色紙袋,心下明白,這條裙子根本不是給她的,江淮拿錯了。

她下意識預給江淮打電話,可撥號碼的時候,卻又轉了念頭。

許禾看了看這條深V露背的酒紅色長裙,唇角一點點的勾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