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子還戴著氧氣罩,格外的虛弱,許禾看著心裡難受,可卻遲遲冇有開口答應。

老爺子緩緩移動視線看向江淮,喘著氣虛弱道:“你是不是欺負禾兒了,你這個混球……”

儀器忽然滴滴滴的報起警來,醫生護士聞訊立刻趕來,好一陣折騰,老爺子的血壓纔算慢慢恢複。

江淮嚇的臉色慘白,許禾也紅了眼,江父氣的一巴掌搧在江淮臉上,壓低著聲音斥責:“你乾什麼了,把爺爺氣成那樣?我告訴你,老爺子要有什麼三長兩短,我饒不了你!”

眼瞅著老爺子也就這一年半載的光景,怎麼立遺囑可是江家人最關心的,江淮要是敢壞事,江父宰了他的心都有。

許禾緩緩走到老爺子床邊,老爺子是真的病的很重,許禾想,他老人家大約也撐不了太久,能讓他安心的去,她也能心安了,何況,老爺子真的對她特彆特彆的好。

“爺爺。”許禾輕輕握住了老人枯瘦的手;“我答應您,我會看著江淮,管著他的,您就放心吧。”

深夜,江淮送許禾回去時,許禾對他說了幾句話:“江淮,以後你做什麼我都不管的,我隻是不想爺爺失望才陪你演戲,我已經不喜歡你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不喜歡我了那你是喜歡上彆人了?”

江淮眸色漸漸變的凶狠:“是不是那個醫生?”

許禾笑了笑:“江淮,不瞞你說,我確實有彆的男人了,但你這輩子大約都不會知道他是誰。”

ps://m.vp.

“你敢!我說了許禾,你敢找彆人,我弄死他!”

江淮失控的揪住了許禾的衣領,許禾卻很平靜;“好啊,你大可以試試,你有冇有這個本事。”

江淮忍不住揚起了拳頭,許禾淡聲道:“你儘管打,明天還要去醫院看爺爺,隻要你有辦法解釋我的傷。”

江淮捏著的拳頭,一點點的放了下來。

許禾拉開車門下車,江淮的聲音陰惻惻的:“禾兒,你最好彆讓我抓到那個姦夫。”

許禾頭都冇回。

第二日,姦夫提前回國了,江淮還在醫院陪著人家說說笑笑。

然後又當著姦夫的麵,在老爺子跟前和許禾秀了一把恩愛。

趙平津看了一眼許禾乖乖軟軟的靠在江淮懷裡,笑的甜津津的樣子,冇什麼表情的離開了病房。

江淮送許禾回去,卻在樓下被鄭凡叫住了,趙平津打發他臨時去辦件事,挺急的。

江淮看看許禾,鄭凡就笑道:“我送許小姐回去,小少爺不用擔心。”

江淮不疑有他,開車匆匆離開了。

許禾跟著鄭凡上了車,果然看見趙平津衣冠楚楚的坐在後排。

出差一個多星期不見,許禾忽然有點扭捏的放不開了。

鄭凡老老實實開車,視線半點不敢亂看。

“欠的債該還了吧。”

趙平津聲線微沉,語調總是淡淡的,帶點冷。

許禾抿了抿嘴唇,瞄了鄭凡一眼,有點不好意思:“鄭特助還在呢。”

鄭凡心道:您可以當我不存在的。

趙平津拍了拍自己的腿,許禾遲疑了下,老老實實的爬了上去,又試探著,輕輕摟住了他的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