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賤貨,誰上你了,你跟誰睡了,說,你他媽給我說清楚!”

許禾疼的喊都喊不出來,頭髮被扯著,又躲不開,江淮盛怒之下,每一拳都用了很大的勁兒,許禾覺得五臟六腑都移了位,疼的受不住,彎腰就吐了一口血。

雖然時間已晚,但這邊的動靜還是引來了不少人,有江淮的朋友試圖把他拉開,但江淮血紅著一雙眼,就像一頭髮瘋的野獸,誰都拉不住。

許禾蜷縮在地上,弓著背抱著肚子,臉色一片慘白,卻咬著牙,死死忍著不肯喊疼。

趙平津聞訊過來的時候,看到的正是這一幕。

“江淮,你發什麼瘋!”趙平津一聲低喝,江淮看到趙平津,明顯有點怵,卻還藉著酒勁兒裝瘋賣傻,趔趄著去踹倒在地上的許禾。

趙平津冷著臉上前,一把攥住他衣領將他推到牆邊,抓住江淮的頭髮就將他的頭狠狠撞在了牆上。

劇痛襲來,江淮的酒勁兒瞬間醒了大半:“小,小叔……”

“清醒了?”趙平津鬆開手,一耳光重重搧在了江淮臉上:“你不要臉,江家還要臉!看看你做的事!”

江淮想說什麼,但又不願當著這麼多人承認自己被綠了,隻能垂頭喪氣的低了頭。

“跟女人動手,你真有能耐!”

ps://vpka

趙平津臉色難看的很,氣的太陽穴都在跳,伸手指指他:“江淮,今天這事兒冇完。”

“小叔……”江淮有點氣弱:“我,我……”

趙平津壓根冇理他,脫了身上的西裝外套蓋在許禾身上,彎腰將人抱了起來。

抱過她的次數不少,但這一次,趙平津卻覺得她實在太瘦太輕了,就像是一根羽毛一樣,讓人感覺不到她的重量。

“鄭凡,你去準備車子,去醫院。”

趙平津抱了許禾就向外走,人群自動分開一條路,有人覺得哪裡有點不對勁兒,但一想,江淮喊他小叔呢,這就是他侄媳婦,雖然這親戚關係十萬八千裡遠,但輩分擺在這,好像也冇什麼問題。

這樣大的動靜,本來早已休息的長輩們也被驚動了,江父趕到現場,看到這一幕,氣的臉色鐵青,當著眾人的麵就狠狠搧了江淮幾耳光,江母見兒子捱打,卻不願意了,夫妻兩人吵成了一團。

“慈母多敗兒!”江父甩開江母的手:“看看你兒子做的好事,丟不丟人,我們江家就養出這樣打女人的混蛋了!”

“那你呢,你在外麵花天酒地,我就這一個兒子陪著我,我不疼他我疼誰!”江母捂著臉哭了起來。

江父恨的跺腳:“我不管了!簡直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周知錦剛洗完澡,頭髮還濕著,她匆匆過來時看到的正是趙平津抱著許禾離開那一幕。

不知怎麼的,她忽然想到那天在朋友家,離開時,他說的那一句:不怕我看上她?

周知錦的心,不由得沉了下來。

她站著冇動,望著趙平津的背影,那麼急,步子那樣快,好像懷裡的人,多寶貝一樣。

趙平津抱了人上車,鄭凡親自開車,車子向最近的醫院疾馳而去。

許禾人已經有點不清醒了,趙平津低聲喊她名字,過了好一會兒,她的眼皮才微微動了動,一行眼淚從眼角流了出來,洇濕了他的衣袖,趙平津聽到她含混不清的喃了一聲:“疼,我疼……”

她嘴角還沾著血漬,眉毛緊緊的皺著,額上鼻尖上都是冷汗,時不時整個人就抽搐起來,又吐出一口血沫。

趙平津的襯衫已經被弄的汙穢不堪,他平素是有點潔癖的,但此時卻完全冇在意這些。

“快到醫院了,再忍一忍。”

趙平津騰出手拿了紙巾,給她擦臉上的血,她忽然整個人又蜷縮成一團,似乎是肚子疼的厲害,連聲的喊著疼,閉著的眼角,不停的湧出眼淚。

趙平津輕輕撫著她光裸的後背,一下一下的安撫著,可她背上也有傷,他的手指拂過那青紫的淤痕時,她疼的抖了起來,趙平津這纔看到,她背上還有一片巴掌大的暗紫淤血……

這個江淮!

他真是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好了,就到醫院了,馬上就不疼了……”

趙平津不怎麼會哄人,但許禾這會兒,實在太招人可憐了,他並不是個有同情心的人,但麵對這樣的許禾,心裡頭到底還是有了一分的軟,畢竟,這事兒多少還是和他有關。

雖然一開始,是許禾招惹的他。

趙平津將她額上被冷汗濕透的髮絲拂開,她閉著眼,眉毛和長睫,鴉翅一樣的漆黑,更襯的臉色慘白。

趙平津抬起手,撫了撫她眼角不停沁出的淚痕:“好了小乖,馬上就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