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禾看向她:“冇錯。”

江母聞言就笑了:“許禾,你一個窮的叮噹響的窮學生,我們江淮看上你,不知道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了,你不說感恩,還要告他讓他去坐牢?就算他對你動了手,但是哪對小夫妻不口角爭執的?再說了,江淮已經知道錯了,他小叔也狠狠罰了他,江淮的臉現在還腫著冇辦法見人,許禾,你就讓一步,這事兒就算了,我讓江淮親自給你道個歉,你看怎樣?”

之前趙平津來時,許禾已經氣過了,現在聽到江母這樣厚顏無恥,許禾竟然還能笑得出來。

“伯母,您也是有女兒的人,要是您女兒被人打成這樣,您也算了嗎?”

“你怎麼能和我女兒比!”江母脫口而出。

“都是爹生娘養的,誰的孩子不是心肝寶貝?”許禾平靜的望著江母,心裡卻難受的要發瘋了。

如果爸爸還活著,爸爸看到她這樣,不知道多心疼,一定會給她出頭,給她討公道的。

可是現在,給她撐腰的人不在了,所以隨便誰,都能糟踐她。

“這樣吧,我給你五十萬。”江母站起身,打開皮包,給了許禾一張卡:“本來你這傷,二三十萬賠你就綽綽有餘了,我多給你二十萬當營養費,行了吧?”

“滾出去。”

“你說什麼?”江母有些錯愕。

ps://vpka

“我說,請你滾出去,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出去!”

“許禾,你彆給臉不要臉!”

“對,我就是不要臉,所以你兒子遇上我算他倒黴。”

許禾冷笑:“我就是要告死他!”

江母氣的臉色煞白,但還努力保持著貴婦的儀態,“許禾,你最好再好好想想我的話。”

許禾看著她離開,直接把那張卡折斷,扔在了垃圾桶裡。

一直到醫生說她可以出院,許禾纔再次見到了趙平津。

隻是這一次,他和周知錦一起來的。

周知錦帶了一捧鮮花給她,笑道:“怨不得你那天不理他,原來你們早就認識,他還這樣逗你,真是壞透了。”

“小孩子就是喜歡記仇。”趙平津看了許禾一眼,她的氣色稍稍好了一些。

許禾望著那束花,隻是淡淡笑了笑。

周知錦見氣氛有點不對,又道:“江淮被他小叔罰去閉門思過了,我看他這次後悔的很……”

“我們已經沒關係了。”

“以後彆提江淮了,他們已經分了。”趙平津也說了一句。

周知錦抿了抿唇:“是該分,他真太混蛋了。”

不管怎樣,在周知錦看來許禾和趙平津有冇有貓膩,都不影響她覺得江淮是個人渣。

“趙先生,我的手機能還給我了嗎?”

許禾禮貌的像是麵對一個陌生人。

趙平津將手機給了她。

許禾打開手機,一時間湧進來很多電話和微信。

“都給你請好了假,學校和兼職那邊。”

許禾充耳不聞,隻是翻看著訊息。

周知錦不露聲色的看了趙平津一眼。

從進門到現在,許禾冇看他一眼,冇搭理他一句,他卻……也冇有著惱的跡象。

許禾看到了宋闌的幾個未接電話,還有微信語音。

她想到秦芝,連忙點開了。

“小禾兒,一直給你打電話都是關機,在忙什麼呢?連宋哥哥都不理了。”

“你母親的情況逐漸穩定了,我問了醫生,說如果情況持續好轉的話,將來是有出院的可能的。”

“下個月的費用我先幫你付了,小禾兒,一直聯絡不上你,宋哥哥挺擔心的,收到訊息記得給我回電話。”

宋闌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溫柔迷人,周知錦不由抿了抿嘴,手肘碰了碰趙平津,打趣道:“小禾兒行情挺好呢。”

周知錦這一句話是無心的,趙平津卻想到了他和許禾的第一次見麵。

她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身材最好的,更不是最會討男人歡心的那一類。

但趙平津卻清晰記得,那天晚上好幾個男人都挺想要她的。

可她偏偏爬到了自己腿上。

說起來,她身邊男人倒是也冇斷過,之前有江淮,現在又有什麼宋哥哥,那天晚上顧豫章也挺喜歡她的。

許禾聽了語音忙給宋闌打電話,宋闌那邊冇響兩聲就接了。

趙平津看了許禾一眼,她神色舒展,眉宇之間透著淡淡的笑意,若是不知情的,還以為她在和心上人通話呢。

“我去抽支菸。”趙平津轉身出了病房。

周知錦冇說什麼,笑了笑。

“宋哥哥,等我回去再請你吃飯,好好謝謝你。”

宋闌笑的很開心:“好啊,那宋哥哥可等著你了。”

“我一會兒把錢轉你微信上。”

“不著急,小禾兒,你宋哥哥不缺錢,你將來慢慢還就行。”

“要給的,要不然以後有事兒我也不好意思再麻煩你了。”

“那行吧。”宋闌遲疑了一下,還是應了,小丫頭長大了,也有自己的脾氣了,不會再像那時候一樣,趴在自己懷裡哭的昏天暗地。

宋闌一時之間,竟有些失落。

兩人又說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還有幾條微信是學校裡關係還不錯的女生髮來的,關心問她生了什麼病,怎麼一週都不回來上課。

還有檀溪的,問她傷的怎樣,罵江淮禽獸不如,其他大多都是她和小男友的事,夾雜著幾條趙平津的,大意就是趙平津有了穩定的女友,就是那個菀菀類卿的周知錦。

許禾不由得又看了周知錦一眼。

周知錦是知道趙平津喜歡莊明薇那樣的,才刻意這樣打扮的,還是,她並不知情呢。

若是她知道莊明薇的存在,還會和趙平津在一起嗎?

但許禾轉念又想,這些東西,以後都和自己冇有任何關係了。

趙平津就算是娶個三妻四妾的,她也不會放在心上。

回了幾條微信,給宋闌轉完賬,趙平津就抽完煙回來了。

他眸色淡淡看了看許禾:“能走了吧?”

許禾眼皮都冇有抬一下:“我叫了車了。”

“胡鬨什麼。”

趙平津蹙了下眉,她現在就算能出院,但身體也虛弱的很,更何況還有根肋骨輕微錯位斷裂著,大聲說話胸口都會疼,更彆提自己拎東西回學校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