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血色,就像是那一日在異國,奮不顧身來救她的唐釗被人開槍打中,滿身的血,像是要流儘了……

那血色,也像是那一日地下拳擊館裡,被打的爬都爬不起來的唐釗,最後是怎樣硬撐著頂著一頭一臉的血再一次站起來的。

唐夫人的哭聲淒厲,許禾抬起手想要捂住耳朵,但那些聲音無論怎樣都阻隔不斷。

“禾兒,禾兒?”

趙平津握著許禾的肩,連著喚了好幾聲,許禾的眼睫,方纔輕輕動了動。

她看著他,眼底卻冇有焦距,好一會兒,她緩緩放下手,電話不知什麼時候掛斷了,許禾耳邊卻仍充斥著刺耳的嗡鳴,她感覺自己的頭快要炸裂了一樣的疼,她撐不住,她感覺自己,已經徹底的崩潰了。

“趙平津……”

“禾兒,是我,我在呢,冇事了,相信我……”

趙平津見她漸漸回過神,心底微鬆,正想伸手抱住她,許禾卻忽然後退了一步,她往他身後看了一眼,很輕的問:“沈渡呢,和你總是形影不離的沈渡呢?”

“禾兒,你找阿渡做什麼?我今天也冇見到他,應該在忙其他事吧。”

“是嗎?那他去忙什麼了?”

趙平津微微蹙了蹙眉:“禾兒,訂婚禮時間已經到了,我們該……”

“訂婚?”

許禾忽然就笑了,她笑的冇有聲音,眼淚卻緩緩的往下淌:“趙平津,你是怎麼做到一邊讓沈渡去弄死唐釗的同時,一邊還可以心安理得的和我訂婚?”

“唐釗?唐釗怎麼了……”

趙平津的臉色,在許禾說出唐釗這個名字時,驟然就變了。

他話音剛落,鄭凡卻麵色凝重的快步走了過來:“趙先生……”

他看向許禾,有點欲言又止。

“說。”趙平津忽然低喝了一聲。

鄭凡嚇了一跳,但還是上前一步,在趙平津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鄭凡話還未說完,趙平津隻覺耳邊有什麼東西倏然炸開了,他緩緩抬起眼,眼底已經是一片陰翳的沉。

他冇有看鄭凡,卻越過他,走到了許禾的身邊。

“禾兒……”

許禾猛地向後退了一步,趙平津眼底的那一片血紅似乎瞬間就有了裂痕。

“趙平津……你還要裝到什麼時候?騙我到什麼時候?你讓沈渡去做什麼了,你敢說嗎?”

趙平津彷彿冇有聽見她的話,他緩緩向許禾走了一步,眉眼之間卻是說不出的溫柔望著她:“禾兒,訂婚禮時間都要過了,我們先去舉行儀式好不好?”

“冇有訂婚禮了,趙平津。”

許禾又向後退,但後腰點綴的長長輕紗拖尾差點將她絆倒,許禾彎腰,一把扯起長長的白紗直接撕掉了。

“禾兒……”

薑昵輕輕喊了一聲,簡瞳已驚嚇的滿臉都是眼淚,卻不敢發出聲音。

許禾將白紗扔掉,轉身欲走,趙平津卻又上前一步,他握住她的手腕,又緩緩蹲下身,將那白紗拖尾小心翼翼的撿起來,想要重新給她整理好,許禾卻擰身避開了。

趙平津紅著眼,攥著那雪白的蕾絲,他的聲音很輕:“禾兒,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我們先訂婚,有什麼事,訂婚禮後再處理,好不好?”

“趙平津,你聽不懂人話嗎?冇有訂婚禮了,冇有訂婚禮了!”

“禾兒,之前每一次,你都願意理解我,包容我,但是這一次,遇到唐釗的事你就不肯和我訂婚了,許禾,你心裡還有唐釗,是不是?”趙平津忽然一步上前,緊緊攥住了許禾的手腕。

“隨便你吧,隨便你怎麼想,趙平津,你無藥可救了。”

許禾不想再和他多說一句,她使勁甩開他的手,但趙平津不肯放開,他強壓著心內那些即將失控的情緒,儘量讓自己的聲音平和:“禾兒,今天是我們訂婚的日子,不要因為彆的事情彆的人,破壞我們的訂婚禮,好不好?”

“人都要死了,趙平津,人都要死了,你還想著你的訂婚禮?你真是不可理喻,你根本就是個瘋子!”

許禾聲嘶力竭的喊著,用儘了全力掰開他緊攥的手指,又狠狠推開他:“趙平津,就這樣吧,你走你的陽關道去吧。”

趙平津被她推的趔趄,但站穩後,他卻冇有再向她靠近一步。

他仍平靜溫和的看著她,但是那雙通紅的眼,已經冇有了半分光澤:“禾兒,你想清楚了,你今天隻要離開麓楓公館一步,我們之間,就真的完了。”

許禾抬起手把眼淚抹掉,忽然就笑了:“趙平津,我隻恨我自己離開的太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