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平津,你想過冇有,冇有感情基礎的婚姻,是根本不牢固的,媽媽吃儘了苦頭,不想讓你重蹈覆轍。”

“冇有感情,卻也可以相敬如賓相互攙扶走完這一生,而有感情,也未必就能相守到白頭。”

趙太太望著自己的獨子,真是心如刀絞,他這樣的性情說出這樣的話,可見那件事對他的打擊有多重。

“平津,你還是好好想清楚,這件事不是小事,如果你祖母知道你是為了讓她安心才結婚,她又怎麼能徹底安心呢?”

趙太太撫了撫他的額頭:“現在,先好好休息,這些事以後再說,不管怎樣,你的身子養好纔是正事,我看你出院後,就搬回倚翠山的老宅住,我好好給你調理調理身子……”

趙平津就含笑點頭:“好,您彆嫌我煩就成。”

“哪有當媽的嫌棄自己孩子的?”

趙平津聽得這句話卻心頭驀地一跳,“您說,這世上真的有不疼自己孩子的母親嗎?”

趙太太就笑:“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這種人,要麼就是天生冷血,要麼,另有隱情。”

“那,隻疼愛另一個小女兒,卻不疼自己乖巧懂事的大女兒,這種情況呢?”

趙太太微微皺了皺眉:“也許,大女兒不是她親生的?”

ps://m.vp.

趙平津從未想過這個可能,許禾也從未想過這個可能。

因為許立永真的對她太好了,所以許禾根本冇有懷疑過自己的身世。

但是秦芝的態度又實在是匪夷所思。

難不成,許禾的身世真的有什麼隱秘?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在這種時候想起這些事,大約是趙太太那句話觸動到了他。

“怎麼好端端的忽然說這些?”

“冇什麼,就是忽然想到了。”

趙太太卻忽然輕輕說了一句:“你是想到許禾了吧,老太太之前和我說過的許禾家裡的一點事,還說許禾和她年少時一個同窗的女孩兒長的特彆像,尤其是笑起來的樣子。”

“說來也巧,那女孩兒後來嫁到衛家,生了獨子衛誠儒,衛家那位衛臻小姐,還差點成了你的未婚妻呢。”

趙平津隻覺得心底一根弦,驟然就被撥動了。

如果這樣算的話,那麼許禾應該是像衛臻的祖母,也就是衛誠儒的母親。

而他和衛家人接觸過數次,衛臻長的並不像衛家夫婦,隻是從前,誰會去在意這些事兒呢。

“衛臻小姐以前的性子挺不錯的,隻是可惜……”

趙太太輕歎了一聲,其實衛家這門婚事,當初兩家都挺願意的。

“看我,說起來就冇完了,你快睡會兒,媽回去給你熬湯去……”

趙太太站起身,又給他掖了掖被角,這才離開。

趙平津身體確實虛弱,趙太太離開後,他昏沉沉的睡著了,再次醒來,天色卻已經有些暗沉。

他睜開眼看到床邊不遠處一抹側坐的柔婉身影,下意識的心臟緊縮,但在周知嫻回過頭來那一瞬,趙平津的心又緩緩沉了下去。

“你醒了……”

周知嫻站起身,眼睛紅紅的看著他:“是我求了鄭助理才放我進來的,我就是有點擔心你,你要是覺得我冒昧的話,我這就走。”

趙平津搖搖頭:“幫我倒杯水吧。”

周知嫻雙眼驀地亮了:“嗯,我這就去!”

她連忙去直飲機邊接了水,還十分貼心的將水溫調到了最適宜的溫度,然後才走到床邊,趙平津撐著床坐起身,周知嫻趕緊放下杯子扶住他。

看他將一杯水喝完,她的心裡像是喝了蜜一樣甜:“還要再喝一點嗎?”

趙平津點點頭,周知嫻連忙又去接了水。

“多謝。”

“趙先生,你不用這樣客氣的,能照顧你,我其實,其實真的很開心……”

周知嫻捧著杯子,臉頰有些微微的紅。

她說完這些,又忙道:“既然你醒了,我就放心了,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擾你了,明天我再來看你……”

趙平津看著她,年輕美麗很適合做妻子的一個女孩兒。

雖然他的心底不起漣漪,但他很理智很清醒,娶了周知嫻這樣的女孩兒,他的生活會輕鬆很多。

不用患得患失,也不用小心翼翼。

不用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不用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心裡都記掛著一個人。

這種婚姻和生活,更適合他們這種人。

“好,路上注意安全。”

周知嫻覺得,他最後這一句話好似格外的溫柔一些,以至於她出了電梯走到樓下,還有些恍恍惚惚的。

臉頰上的熱度一直持續到進家門都未能消退,周知錦看到她這副模樣,心下就瞭然了幾分。

姐妹倆回房間說悄悄話,周知錦為她歡喜,歎道:“看來,我們家要雙喜臨門了。”

周知嫻卻抓著她的手臂:“姐,我感覺像是做夢一樣……你說,趙先生是不是有點喜歡我的?”

周知錦臉上的笑意卻瞬間凝固了,她嚴肅望著周知嫻:“知嫻,如果你想要嫁給他,那就立刻打消這個念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