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去的時候兩人還一前一後的,有點疏離的樣子。

出來時卻是拉著手,鄭凡看到許禾一副哭過的樣子,原本還以為自家趙董又欺負人了,但見到趙平津牽著許禾的手,還配合著她的步伐放慢腳步,心裡還有什麼不清楚的。

他這會兒特彆擅長裝聾作啞,全程都專注開車。

但趙平津大約還是覺得他礙眼,直接把車內擋板降了下來。

許禾伏在趙平津膝上,心裡頭還有點委屈。

她都感覺趙平津是在惡意報複她,才拉著她來這裡紮了十幾針。

“明天不想再來了……”

“那今天不是白捱了這十幾下?”

“你都不知道有多疼,多嚇人。”

許禾扭過臉,抱住他腰,隔著襯衫咬他小腹,硬邦邦的腹肌,咬也咬不動,許禾發泄不出來,乾脆伸手掐他:“你就是故意的,故意欺負人。”

她話剛落,趙平津手機忽然響了。

ps://m.vp.

他拿起來看了一眼,卻是周知嫻打來的。

趙平津就看向許禾:“接不接?”

許禾看了一眼名字,心裡就泛酸,扭過臉去:“你自己看,關我什麼事。”

“誰說的不能有第三者的?”

趙平津睨著趴在他腿上的許禾,聲音懶洋洋的。

“我說的。”許禾有點委屈巴巴。

“那你自己解決。”

趙平津滑動接聽,直接把手機塞給了許禾。

許禾像是捧著個燙手山芋似的,差點冇把手機扔出去。

但周知嫻的聲音已經輕輕的響了起來:“喂,平津……”

許禾就看向趙平津,喊的真親熱,也是,趙平津都喊人家知嫻了,周知嫻禮尚往來喊平津,再正常不過。

趙平津乾脆閉上眼,一副不聞不問不管的姿態。

許禾都要氣死了。

“平津?你怎麼不說話啊,在聽嗎?”

周知嫻的聲音再次響起。

許禾隻能硬著頭皮,很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那個,周小姐,不好意思,他這會兒,額,睡著了……”

手機那邊瞬間冇了聲音。

許禾自己都覺得說不出的尷尬難為情。

說起來,周知嫻又有什麼錯呢。

趙平津不去和人家相親見麵,給人家希望,人家也不會陷進來。

同樣身為女人,隻要不是莊明薇那種陰著壞的和衛臻之前那種明著壞,許禾都很不願意女孩子之間為了男人搞什麼可笑的雌競。

周知錦是好女人,周知嫻也差不到哪裡去,善良美好的女孩子都該得到幸福的。

“你……是許禾許小姐吧?”

“嗯,是我。”

“所以,你和趙平津和好了……是嗎?”

周知嫻的聲音聽起來仍然很溫柔,但許禾仍能聽出那濃濃的傷感和失落。

車廂裡很靜,周知嫻的話,趙平津也聽到了,他不知什麼時候睜開眼,安靜的望著許禾。

可許禾握著手機,怔怔看著車窗外的街景,卻輕輕搖了搖頭:“冇有,周小姐。”

“其實,我看得出來的,就那天我們第一次見麵那天,我心裡其實就很清楚的。”

周知嫻自嘲的笑了笑:“他這幾天都冇聯絡我,一點訊息都冇有,其實我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很抱歉,我有點失態了,但是,許小姐,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說,我真的挺喜歡他的……”

周知嫻的聲音頓了頓,許禾聽到了一點隱隱的哭腔。

是不是真心,純粹的愛慕,女人都能敏感的判斷出來。

許禾看得出來,周知嫻對趙平津的感情真不真。

在這一瞬間,很短暫的一瞬間,她卻想了很多很多。

如果有一天他的身邊真的註定要有另外一個女人的話,許禾希望,那個女人能是真心愛慕著他的。

她想起小時候看射鵰英雄傳,黃蓉以為自己就要死了,對郭靖說的三許三不許。

她說,我死了,許你再找一個,不許你總記著我。

她說,你要找,隻許找華箏,因為隻有她對你是真心的。

她說,你娶了華箏之後,要走的遠遠的,我不許你帶著她來墳前看我,因為我還是很小氣,我怕我看了會生氣……

許禾這一刻,竟很能體會她說這些話的心情。

她同樣也不希望看到趙平津帶著那個新娶的妻子出現在她的麵前。

就算她真的是個很好的姑娘,大度又得體,但許禾還是會小心眼的吃醋嫉妒。

“周小姐,你是個很好很好的女孩,你值得一份很圓滿的幸福的。”

許禾輕輕說了一句,就掛斷了電話。

“她確實很好。”

趙平津漠漠的一句,驚的許禾倏然回頭。

手裡的手機被他抽回去,許禾想說什麼,卻又覺得無力蒼白。

是啊,這天底下好姑娘多的是,說真的,她隻是微不足道的那一個。

“你是不是也覺得,她很適合我。”

許禾僵硬的點頭:“是。”

“我會考慮你的意見的,認真考慮。”趙平津看著許禾:“其實,很多時候,合適比喜歡更重要的,對不對?”

“你說的冇錯。”許禾呐呐說著,眼睫卻在輕輕顫栗。

“不過你放心,答應你的事我不會食言,你走前,她不會再出現。”

許禾緊緊抿著嘴唇,彷彿在拚命剋製著自己的情緒。

過了足足半分鐘,她才抬起眼簾,很溫柔的對他笑了笑:“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