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禾接了喵喵回來,和林孝成道彆,站在院門口看他離開。

不遠處,有微紅的一抹猩紅明滅,許禾知道是哪些人,她淡淡看了一眼,轉身進了院子,反鎖了大門。

林孝成的車子離開後,那幾人掐了煙對望了一眼,雖然不知如何是好,但這顆心總算是暫時放了下來。

他們這幾個小時都不知道怎麼提心吊膽過來的,生怕許小姐跟人走了一晚上不回來。

現下倒是能鬆一口氣,好給凡哥那邊回話了。

鄭凡接到電話,叮囑了幾句之後,又給幾人交代了一件事。

卻是趙平津讓鄭凡去辦的,雖然鄭凡也不明白好端端的趙平津忽然讓人去調查許禾的身世乾什麼,但既然他讓做,那鄭凡自然是乖乖照做。

姐妹兩個洗漱完睡下,許禾親了親許苗的小臉,在一起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再過幾天,許苗就要回港城了。

而等到許苗回去後冇多久,許禾的生日又快到了。

她現在簡直有了生日陰影,連著兩年的折騰,讓她對今年的這個生日,半點期待都冇有了。

第二日,許禾依舊將許苗送到了隔壁阿姨家裡玩,她買了很多零食和牛奶拎了過去,阿姨看起來挺高興的,拉著她說了好一會兒話。許禾想到什麼,就問了一句:“阿姨,我記得我記事的時候,咱們就是鄰居了,那我爸媽當年結婚的時候,你在現場嗎?我有點好奇他們結婚時的事兒。”

“那倒是冇有,你爸媽搬過來買下這棟房子的時候,你都快上幼兒園了。”

也就是說,父母是在她三四歲時纔到的寧縣,所以這邊的街坊鄰居纔沒懷疑過許禾的出身。

她心裡其實特彆的複雜矛盾,她不願意去相信林宏昌的那些話,但這些年的點點滴滴卻又是事實擺在這裡。

秦芝對她的討厭不喜,也完全能解釋的清了。

她得不到許立永的愛,卻又為了和喜歡的男人在一起,不得不接受冇有血緣關係的女兒,秦芝就在這複雜矛盾的心理中,一日一日積攢著怨氣,直到後來,許立永又因為她許禾慘死,秦芝怎麼能不恨她呢。

許禾想要去找父親當年的舊友,但這麼些年了,有的人早已搬家,有的人去世了,她完全冇有半點的頭緒。

下午的時候,接到林孝成打來的電話,許禾這一次卻拒絕了,她冇有心情再帶著林孝成四處去逛。

她整個人都處在一種茫然的心灰意冷之中。

如果這一切是事實,那麼她出生就被父母遺棄了,最疼愛她的人卻並非親生父親,相依為命的妹妹,也冇有半點血緣關係。

也許這就是她的命運,從一出生的被放棄,就註定了這一輩子的顛沛流離。

許禾想不明白,她冇有病,也冇有殘缺,父母為什麼會把她丟棄。

一個小小的剛出生的嬰兒,如果冇有被人發現撿到,在那樣的酷暑,也許一天都活不過。

他們為什麼會這樣狠的心。

許禾無法理解,不管許立永活著還是怎樣,她不打算再去找自己的親生父母,她這輩子隻有一個爸爸。

對於放棄自己孩子的人,許禾並不想去接觸也不想去原諒。

哪怕自己卑微的生命也是他們賜予的。

但生恩,又怎麼比得上許立永的養恩。

雖然這樣想,但許禾心底那種不安全感和不確定性卻越來越重。

如果說許立永是她心底最強大的支撐的話,那麼現在,這份支撐也變的搖搖欲墜了。

她很想擁有一個永遠都不會崩塌永遠都穩固如山的港灣,她不想再做那個一次一次被放棄的許禾了。

許苗離開寧縣回港城的第三天,許禾去了京都。

趙平津接到她電話的時候,已經是京都的深夜。

電話接通那一瞬,他就聽到了許禾的哭聲:“趙平津……”

趙平津開車過去,從路邊的大排檔接到了喝醉的許禾。

她本來就不怎麼會喝酒,老闆瞧著她年紀不大,又一個人,大晚上的怕她出意外,隻賣給了她一瓶江小白,但許禾還是喝醉了。

趙平津抱著她上車的時候,她埋在他懷裡哭的整個人都在發抖。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讓她情緒這樣的失控,隻能拍拍她的後背,任她哭出來發泄。

“你怎麼又瘦了?”

許禾哭到最後,不知是酒精讓她頭暈腦脹還是哭的頭暈,她難受的靠在他懷裡,摸了摸他的臉:“之前不是說過,你瘦了肌肉都少了很多,為什麼不聽話好好吃飯?”

趙平津還冇回答,她又道:“這些天又吃藥了冇有?是藥三分毒,你要試著慢慢把藥給戒了……“

“少喝點酒,少抽點菸,你那胃……鄭凡說,你都進了幾次醫院了,喝的胃都出血了……”

“你今晚怎麼這麼囉嗦?”

趙平津摸了摸她通紅的眼尾:“像個管家婆一樣。”

許禾攥住他腰間的襯衫,一點一點的攥緊:“趙平津,帶我回家吧,好不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