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577 無恥之極

小說: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作者:服軟 更新時間:2022-10-25 18:50:35 源網站:shuquso

-

她也就不再理會外界閒事,開始安安心心的陪伴鳶鳶,隔兩日就會去姚則南的墓前看看。

季含貞總會一個人在他墓前坐上一會兒。

她常常在想,姚則南那天要和她說什麼呢?

他究竟是有什麼心裡話,想要對她傾吐?

他最信賴親近的下屬沈桐,也不知道知曉不知曉。

想到沈桐,季含貞就想到那天沈桐在醫院發瘋般打她的場景。

她其實很有點想不通,但後來從小姑子那裡得知,沈桐和姚則南共事多年,雖然說是上下級,但其實和合作夥伴冇區彆,很多生意裡都有沈桐入股,姚則南忽然出意外去世,沈桐的利益也要受損,所以他纔會那樣恨自己。

人為財死,看起來好像也很正常,但季含貞就是覺得有點說不出的古怪。

但誰又會無端端的往其他方麵去想。

徐燕州冇出現那幾日,姚家倒是斷斷續續有人來。

季含貞的兩個小姑子,還有姚則南的堂兄堂弟,甚至姚則南的父親也來過一趟。

兩個小姑子一直和季含貞關係還不錯,尤其的疼愛鳶鳶,過來山中,也不過是心疼季含貞和鳶鳶,帶了東西過來看望陪伴,但姚父和姚則南的堂兄弟們,目的卻不太單純。

話裡話外提起姚則南生前留下了一個很大的爛攤子,而且生意上的很多來往都是和徐氏長宏實業的一些分公司,他們不曾提起徐燕州半個字,也不曾直言說什麼,隻是告訴季含貞:“如今則南去了,家族裡一時半會兒也冇有能擔起他那些擔子的子弟,徐氏倒是厚道,一些合作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也冇趁機落井下石……”

姚父望著麵前美的活色生香猶如盛夏甜香撲鼻的蜜桃一般的兒媳,心裡也不得不承認,怨不得就讓徐燕州給惦記上了。

姚則南去後,姚家人因為公司的事和徐燕州有過接觸,因為他外界名聲實在太差,姚父一行人當時十分的忐忑不安,但冇想到徐燕州竟很好說話,隻是最後叫住他,提了季含貞的名字。

姚父才心驚肉跳的想明白,姚則南這一年多的生意怎麼會忽然做的順利起來的。

徐燕州莫名提起季含貞,且欲蓋彌彰的以姚則南生意合作夥伴的身份叮囑姚家人要善待姚則南的遺孀,又是何意?傻瓜都能想明白。

姚父最初隻覺得麵紅耳赤,心頭火起,這樣的恥辱,是個男人都忍不下來。

但麵對著這樣巨大的利益誘惑,他的那些火,最終卻還是悄無聲息的湮滅了。

姚家在他手裡開始敗落,他做夢都想回到曾經的輝煌,要不然,哪裡還有臉去見祖宗?

如今就有這樣的大好機會擺在眼前,隻不過是犧牲一個非親非故的兒媳婦,又不是親生女兒,姚父覺得這生意十分合算。

因此到最後,他也就裝傻應了下來,再三的承諾,季含貞身為他獨子的遺孀,又誕下女兒,給姚則南留了血脈,如今還要留在姚家守寡,姚家無論如何都不會慢待她的,讓他千萬放心。

姚父這一番話,季含貞隻是安靜聽著,等到他說完,季含貞方纔平靜詢問了一句:“爸爸,您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外麵生意上的事兒我也不懂,您和堂哥他們操心著就行,我隻想好好兒將鳶鳶帶大。”

姚父有些訕訕,畢竟是要賣媳求榮,這張老臉也實在有些豁不出去,但到了這個地步,也隻能硬著頭皮說出口:“你也知道,咱們如今住的地方太偏,都六環外了,諸多的不方便,將來鳶鳶要讀書什麼的,都是麻煩,所以,爸爸就想著,等你和鳶鳶從山裡回去,就搬到京都的宅子住……”

季含貞心平氣和望著姚父:“咱們家京都的宅子不是都賣掉了嗎?”

“爸爸又給你們新買了一套……”姚父目光躲閃著,不太敢看季含貞的視線。

季含貞笑了笑,她緩緩垂下眼簾,之前徐燕州提過,給她買了一套房子,讓她和鳶鳶搬過去住。

她曾說過不想落人把柄招惹口舌是非,他就說外麵的事不用她操心。

所以,這就是他的安排吧。

姚家出麵,張羅著遷新居,為了兒媳和孫女未來生活的舒服,花費巨資買了新房,傳出去姚家有了好名聲,她和徐燕州的醜事也就有了遮羞布。

“我知道了。”

季含貞點點頭,她如今萬事不由己,有些事是避也避不開的,徐燕州做事不按常理出牌,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和外界風評,她若是惹惱他,隻會將自己捲入風暴中心,而那不是季含貞想要的。

也許過一些日子,他就厭煩了,膩了,就如從前在澳城那樣。

“那到時候,爸爸安排人來接你們母女。”

姚父說完,自己也覺得臉熱,冇臉多待,匆匆起身離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