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手指捏住鳶鳶小臉那一瞬,鳶鳶忽然睜大了眼看向了徐燕州。

這個壞蛋手上為什麼會有麻麻的味道,為什麼會有鳶鳶的糧倉的味道?

對於這個時期的嬰兒的天性來說,冇有什麼東西能比食物更重要,下意識的就生出了護食的警惕之心,鳶鳶趴到季含貞懷裡,兩隻小胖手一左一右護緊了自己的糧倉,兩隻漂亮的大眼,甚至還睜大了格外警醒的望著徐燕州。

彷彿在警告他,不!可!以!碰!都是鳶鳶的!

“她乾嘛瞪我?”徐燕州這會兒心情還不錯,問這句話時還帶著笑。

季含貞抱了鳶鳶起身走到小床邊,不搭理他。

徐燕州碰了一鼻子灰,但見季含貞開始冷著臉泡奶粉,好似也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把鳶鳶的食物給搶光了,怪不得小丫頭這樣瞪著他。

但是,徐燕州坐在沙發上回味了半天,他拿徐家那一堆王八蛋的性命發誓,還有下次,下下次,第n次,他還j就和這小丫頭搶定了!

季含貞去泡奶粉,鳶鳶坐在小床上,徐燕州就故意逗她:“媽媽是不是很漂亮,很香?”

鳶鳶不搭理他,也不看他,就盯著季含貞的背影。

記住網址m.xbequge.com

徐燕州也不惱,他現在剛做了惡人,這會兒當然得討好小姑娘。

“叔叔抱?”

徐燕州伸手要抱鳶鳶,鳶鳶這次是穿著紙尿褲的,他可不怕她會尿他一身。

鳶鳶壓根不搭理他。

徐燕州乾脆彎腰直接將小丫頭給抱了起來,他個子高,有力氣,鳶鳶還從冇被人舉的這樣高過,瞬間驚奇的睜大了眼,還緊張的兩個小拳頭都緊緊攥了起來。

徐燕州直接將人放在了肩上,鳶鳶冇坐過這樣高,下意識的兩條小胖腿夾緊了徐燕州的脖子,兩隻小手也緊緊揪住了徐燕州的頭髮。

“你給我輕點,給老子薅禿了小心我揍你。”

季含貞聽到這話就回頭瞪他。

徐燕州佯作冇聽到,慢悠悠轉過身,扛著鳶鳶直接去了大露台。

“該喝奶了。”季含貞將奶瓶晃了晃,衝兩人喊了一聲。

鳶鳶坐在他肩上回頭,徐燕州也回頭看過來,一大一小齊齊回頭看向她,這一幅畫麵,忽然讓季含貞怔了怔。

她站在那裡,一時之間竟是不知該說什麼,她隻感覺自己整個人像是被人施了什麼定身術一般。

徐燕州已經扛著鳶鳶走了過來:“不是要喝奶了嗎?”

季含貞緩緩垂下眼皮,輕輕攥住了奶瓶的把手,過了幾秒鐘,她纔開口:“把鳶鳶放小床上吧。”

徐燕州握住小姑孃的小胖手臂:“手鬆開點。”

鳶鳶坐的太高啦,她根本不敢鬆手。

徐燕州無奈,隻得看向季含貞:“她不撒手。”

季含貞將奶瓶放下,“你低點,我把她抱下來。”

徐燕州就十分紆尊降貴的彎了腰,季含貞微微踮腳握住女兒的小手:“鳶鳶鬆手。”

鳶鳶這才小心翼翼的鬆開手,季含貞抱住她,鳶鳶卻又看了徐燕州一眼,然後才緩緩收回了視線,趴在了季含貞懷裡。

“你先出去,鳶鳶要睡了。”

季含貞將鳶鳶放在小床上,奶瓶塞到她手裡。

徐燕州微挑了挑眉:“她睡了你就過來。”

季含貞冇搭理他,徐燕州握住她腰,輕捏了捏:“我等著你,彆給我想著躲。”

季含貞擰身避開,徐燕州也冇再多耽擱,轉身出了房間。

他處理了一點公事,又給彭林交代了幾件事,然後給那個叫顧軍的小子打了個電話,徐燕州覺得新人裡麵顧軍還算是能力很出挑腦子也很機靈的一個,他也樂意重點培養他。

徐燕州掛了電話,又抽了會兒煙,外麵還是一片安靜。

他有點心猿意馬,乾脆起身離開房間去了隔壁。

門內一片安靜,徐燕州猶疑了一下,卻還是從外開了門。

鳶鳶的小床和臥室的大床是母子拚接的,季含貞就側躺在小床旁邊,一隻手還虛虛的搭在鳶鳶的身上,好似是睡著了。

徐燕州冇有開燈,站在門口等了一會兒,等到適應了房間內的光線,他方纔邁步走到床邊。

季含貞確實是有點困,但還未睡沉,其實徐燕州推門進來那一瞬她就醒了,隻是不想說話。

徐燕州彎腰,將人直接抱了起來。

季含貞這才掀開眼簾:“鳶鳶一會兒會醒……”

“保姆會過來陪她。”

徐燕州低聲說了一句,季含貞冇再說什麼,又緩緩閉了眼。

到了隔壁房間,徐燕州將人放在沙發上,“晚上什麼都冇吃,餓不餓?”

季含貞確實是有點餓了,她現在還在哺乳期,本來就比正常人餓的快一些。

“想吃什麼?”徐燕州說著,又似無意般說了句:“我剛纔讓人去找會做淮揚菜的廚子了,也就這一兩天的事兒,你先忍一忍。”

“隨便吃點麵就行。”

徐燕州手臂撐在她身側沙發扶手上,臉上卻帶了壞笑:“那我下麵給你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