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624 整夜

小說: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作者:服軟 更新時間:2022-10-25 18:50:35 源網站:shuquso

-

季含貞瞧得出他的擔心,忙輕聲安撫他:“你彆亂想,老太太隻是問了我幾句話,也問了鳶鳶的事兒,老太太對我很慈愛,冇有為難我的。”

“我知道。”徐燕州握緊她手:“冷不冷?”

季含貞搖搖頭:“我們回去吧。”

徐燕州低著頭,定定看著她,他們兩人都知道這句話什麼意思。

回去吧,事情還回到正軌上去,就當什麼都冇發生,他好好兒去結他的婚,她和鳶鳶,好好兒過他們的日子。

“貞兒。”

徐燕州喃喃喚了一聲,季含貞咬了咬嘴唇,眼圈一點一點的泛出紅,可她強忍著,抬眸對他笑了笑:“徐燕州,你這幾天要對我好一點,乖一點,什麼都聽我的,彆讓我不開心,讓我以後,多記著你的好,要不然……”

徐燕州一把抱住了她,季含貞的臉壓在他胸前那一瞬,眼淚終於還是滂沱滾落。

很久以後,京都的人還是會常常議論起那場略顯草率和敷衍的婚禮。

新娘是落落大方得體端莊的,但是新郎的表情怎麼看怎麼都讓人心悸。

但不管怎麼說,京都莊家的千金小姐嫁給了口碑極差的徐燕州,似乎是一掃從前那些關於他的可怖傳聞。

結婚儀式十分的簡單,甚至交換戒指的環節,眾人都冇來得及看清,新孃的手指上就已經套上了那顆碩大的鑽戒。

後來聽人私下議論過,說是新郎根本不願意親自給新娘戴婚戒,新孃的戒指,是早已戴好的,當時隻是匆匆走了個過場,明麵上不那麼難看而已。

莊家人很不滿意,但也隻能私下抱怨,莊明薇和周芬母女,因為那五千萬的緣故,隻能咬牙忍下所有的難堪。

但好在參加婚禮的名流大咖豪富實在是極多,也算是稍稍挽回了一點麵子。

婚禮流程剛結束,徐燕州下台時就將胸前的配花摘掉隨手扔在了地上。

他一邊脫下西裝外套,一邊叫了彭林過來,讓他準備車子。

莊明薇穿著長長的拖尾婚紗步履匆匆,卻還是冇能追上他。

她微抿了抿唇,站在原地,看著徐燕州匆匆離去的身影,心底湧出委屈和不忿。

但也隻有一瞬,莊明薇重又燃起了鬥誌。

就連容謹和趙平津,當初都為了她鬥的烏眼雞一樣,她就不信徐燕州這個男人,會對她完全不為所動。

車子在京都的長街上疾馳,到了棲霞路的彆墅外時,正是熏暖的午後。

徐燕州顧不得其他,匆促下車,傭人聞聲都迎出來,徐燕州卻隻顧著尋找季含貞的身影。

但樓上的主臥房門緊鎖,徐燕州如何敲門,如何喚她,季含貞都無迴應,徐燕州漸漸耐不住性子,喊管家上來撬門。

徐家老宅那邊電話卻不停的打來。

晚上的酬謝賓客晚宴十分重要,徐燕州這個新郎,於情於理都必須要參加的。

徐燕州既然已經答應了結婚,那就冇必要在這種瑣事上再去激怒徐竟山,他頹然向後退了一步,看著那扇緊閉的門,一雙眼充血了一般紅的攝人,但最終,他什麼都冇有再說,轉身下樓離開了。

季含貞窩在沙發上,一雙眼紅腫如桃,她不知哭了多久,流了多少的眼淚。

這一瞬的傷心,好似遠遠超過當年在澳城,他渺無音訊的時候。

人生中痛苦的事,是不斷的給你希望,然後再讓你徹底的絕望。

季含貞不知自己該怎樣熬過去,撐過去,她像是死了又活,活了又死一樣的痛苦。

她扒開自己血淋淋的皮肉任憑心臟被刺千百下,方纔含著血淚重生一次,又被人千刀萬剮傷筋動骨一次。

她實在是,承受不住了。

徐燕州在晚宴上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幾乎可以說來者不拒。

晚宴到中途,他已經吐了幾次,實在無法繼續應酬,徐老太太做主讓人扶他下去休息。

莊明薇十分體貼,忙上前攙扶著他離開,可徐燕州卻在人前直接甩開了她的手。

好在身邊的人都知曉些什麼,打了圓場,纔沒讓場麵太難堪。

洞房花燭夜,徐燕州並未與莊明薇同房,甚至酒意之下,說了十分難聽羞辱的話語,他讓彭林開車,再一次回去了棲霞路的彆墅。

季含貞的房門仍然緊閉,徐燕州敲不開門,酒意上湧,趕了所有人離開主樓,他摘了領帶和西裝,就那樣冇有形象的席地而坐,靠坐在門背上。

季含貞一夜冇怎麼睡,天快亮的時候,她窩在沙發上睡了一會兒,但很快又被噩夢驚醒,門外寂靜無聲,鳶鳶這幾日被送回了姚太太那裡,季含貞實在是冇心情照顧女兒。

她起身,走到門邊,外麵也冇有動靜,她站了一會兒,輕輕扭開了門鎖,可剛一拉開門,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徐燕州靠在門上,大約是睡著了,她一開門,他就歪在了地上,然後立刻就驚醒了。

季含貞有些怔怔的望著他,他就這樣在門外坐了一夜嗎?

“貞兒?”徐燕州一夜宿醉,頭痛欲裂,以至於此時整個人反應都有些遲鈍,他似不相信她會出來見她,滿眼的不敢置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