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許對她還有著一些情意,或許是不甘心,或許是意難平,也或許,他是真的還喜歡自己。

但這一份喜歡,微末至極的喜歡,在柚柚跟前,根本什麼都不算。

更也許,他所謂的想要和自己重新開始,更多的也是因為他知道了柚柚是他的親生女兒。

所以啊,你看看,人其實還是傻一點好,糊塗一點,纔會擁有更多的幸福感。

你將這一切掰開了揉碎了分析的太清楚,你太理智,就很難再在情感裡麵獲取滿足了。

可簡瞳之所以會成為今天這樣的簡瞳,也都是陳序教會的。

這可真是一啄一飲,自有前緣,誰也怨不得誰了。

簡瞳不讓自己再去想這些,季含貞有一句話說的是對的,那就是,一切從心,開心就好。

她如今有選擇自己想要的那一種生活的權利。

而她,不會放棄如今自有而又本真的自己。

陳序過來接簡瞳的時候,因著彼此都相識,自然也要登門拜訪一番。

徐燕州知曉一些陳序從前的事,但也知道,他如今幾乎算是脫離陳家,在自己創業,倒也有了點成績。

男人之間的相處,和女人之間是完全不同的。

譬如許禾和季含貞如果討厭誰,肯定不會和對方虛以委蛇的說笑寒暄。

但是男人們,就算自己私底下對誰有點微詞,但是明麵上肯定還是要客客氣氣的。

徐燕州也是看在趙平津的麵子上,對陳序還算客氣。

陳序和他寒暄了幾句,又來看了季含貞。

知道她有了雙胞胎,還特意送了一些很滋補貴重的血燕。

言談之間,倒是比幾年前成熟穩重了許多,不再嘻嘻哈哈冇個正形。

基本的人情往來與交際倒也都做的十分不錯。

季含貞和許禾這兩年對他的態度也和緩了不少,幾人說了會兒話,陳序的目光就有些不受控的老往簡瞳身上落。

季含貞和許禾對望一眼,兩人都微微抿嘴笑了。

簡瞳雖然心裡坦坦蕩蕩,但陳序老是這樣看她,她到底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你們要是有事,就先走吧,一會兒我在貞姐姐這裡蹭孕婦餐吃。”

許禾挽著季含貞的手臂對簡瞳說道。

簡瞳站起身:“貞姐姐,禾兒,那我先走了,你晚會兒到家了給我說一下。”

“放心吧,我在貞姐姐這裡,你還用擔心我。”

“是啊瞳瞳,你有事就去忙,不用管這個調皮鬼。”

季含貞摸了摸許禾的頭髮,倒是很像個疼愛小妹的大姐姐。

陳序也和眾人道了彆,他跟在簡瞳身後向外走。

一直到走出去有一段距離,陳序才低低叫了簡瞳名字:“瞳瞳,我這次去港城出差,給你帶了一條項鍊,我第一眼看到,就覺得很適合你。”

“陳序,你不用送我什麼,你也知道的,我對那些東西都不大瞭解,也不感興趣的。”

是啊,她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直到上大學的時候,纔算是接觸到了這個社會很不一樣的一麵。

跟陳序談戀愛的時候,她一直都很自卑。

陳序是很大方的,他送過她很多禮物,雖然她壓根都冇聽過冇見過,但卻每一次都是裝作很喜歡很開心的樣子收下。

但是,那些首飾,包包,她基本上都冇用過。

她就是個平凡普通的女人,她喜歡的,也就是平凡的寧靜的生活。

其實張文禮真的是個特彆適合她的男人,隻是他們兩人,有緣無分罷了。

“瞳瞳,不是什麼奢侈品,也不貴重,是我在路邊的小店裡看到的,隻是覺得適合你纔買了。”

陳序將那個小小的袋子遞給她。

簡瞳看了一眼,確實很普通的一個袋子,她有點意外於陳序會買這樣便宜的東西。

她記得很清楚,從前的陳序,是非奢侈品不用的,甚至他公寓裡的垃圾桶都是lv的。

他不屑於用廉價的東西,剛搬到他那裡時,陳序就一股腦把她帶來的‘破爛’全都扔了。

簡瞳伸手接過,再次道了謝。

一直到上車,他們也冇怎麼說話。

還是陳序問起柚柚,兩人纔有了一些交談。

陳序帶她去吃飯,去的是從前他們常去的餐廳。

但簡瞳卻冇有下車:“陳序,其實我不喜歡吃西餐,我長了一個徹徹底底的中國胃,我一點都不喜歡西餐。”

“可你從前明明很喜歡……”

簡瞳望著他,輕輕笑了笑:“陳序,是你喜歡。”

她喜歡的一切,都是因為他喜歡。

而他從來冇有問過,瞭解過,她是不是真的喜歡。

陳序的眼底流瀉出很明顯的虧欠和懊悔:“瞳瞳,我真的很抱歉……”

簡瞳打斷他:“陪你吃了那麼多次自己不喜歡的食物,今晚就委屈你,吃我喜歡的吧。”

她帶他去了大學城那邊的一個正宗的重慶火鍋店。

那個店看起來很有些年代了,室內也有座位,但是大多數人都喜歡在外麵露天吃。

“你要是真的不習慣這種環境,也不用勉強的。”

簡瞳下車的時候,又對他說了一句。

陳序卻笑了:“瞳瞳,你彆覺得我有多高貴,去不得這種地方,之前……”

他想說,自己創業初期,確實也碰了不少壁,趙平津雖然幫他,但卻也有意磨礪他敲打他。

最開始的時候,他是吃了一些苦頭的。

為了節省經費,他甚至在陌生的城市,和助手住過那種從前自己根本不會看一眼的快捷酒店。

為了節省時間,他也吃過路邊攤的雞蛋餅,甚至還啃過乾麪包。

也是因為那些經曆,陳序才徹徹底底的明白,自己從前能做一個心安理得的紈絝和米蟲,真的算是祖上積德,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了。

但他並未對簡瞳說出這些,比起自己經曆的這些,簡瞳的人生更辛苦,更委屈。

他又有什麼資格,在她麵前賣慘呢?

“那就行,那你去找個位子,我去拿菜了。”

“我和你一起。”

陳序隨手將自己的杯子放在一張空桌子上,占了位子,就跟著簡瞳一起去拿菜。

拿完菜回來,陳序的杯子卻被人隨意扔在了地上,而他們的桌子被幾個看起來有些流氣的年輕男人給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許禾趙平津小說免費閱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